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代表天戏第六十八章荒战神兵

2020-09-17 14:15:20|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天戏 第六十八章 荒战神兵

印宏已经陷入权利的泥沼无法自拔,如果荒君渔的一番话能够令他恍然醒悟那才是世间最大的奇迹。历史是由胜利者书写的,但事实真相只有亲历者才知道。

“好了,该叙的旧也叙的差不多了,你应该很清楚,即使你彻底掌控天煞之力依旧不是我对手,荒离在哪?”一直冷眼旁观的梦邪生终于出声了,今晚于他来説只有荒离的出现才能够让他正眼看待。

面对梦邪生的询问荒君渔没有正面回答,全身红光愈发旺盛的荒君渔此刻嘴角正挂着一丝诡异的笑容。下一刻他双手成爪似箭一般冲向梦邪生,狂暴无比的力量使得周遭气流都开发发生变化。与此同时武安邦一个闪身拦住了印宏,灸舞则拦住印宏身后的三个神秘黑衣人,而虎王一声虎啸与荒君渔一同攻向梦邪生。荒君渔毫无来由的突然出手令印宏微微讶异不已,不过看到实力突飞猛进的荒君渔与虎王真还令梦邪生缚手缚脚一时间也是吃了天煞之力的亏。正欲加入战斗迅速结束今夜恩怨的印宏却发现武安邦漠然横挡在自己身前。

“武安邦,你让朕失望了。”印宏看着眼前这个令他寝食难安十三年的中年男子心中不禁泛起一丝感慨,他本以为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武安邦一旦出现将会对今夜产生变数,可是之前在暗中观察的印宏却发现武安邦所展现出来的实力还不够令他认真对待。

“我非你臣民,不必像我父亲那般顾忌君臣之道,你失不失望与我何干?”武安邦清冷地説道。

“普天之下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你们都是朕的臣民!”印宏似乎对臣民这个词有大见解。

“我来自神山!”武安邦看着得意的印宏沉默了一会儿后説道,是的,他来自神山,神山虽地处大黎却非印宏权利所能企及。

武安邦一语双关确实没打算给印宏任何面子,印宏也没动怒反而是话题一跳:“你该很清楚,相爷没有理由能活到今天,不过他确实还活着。”印宏説的很隐晦,可是他知道武安邦能够明白他的真是意图。文定国虽是大黎老臣,受百姓爱戴可是自七年前祭荒大典后印宏就对文定国起了杀心

,可是他没有那样做。不是他顾忌四大财神的暗中保护,也不是顾忌杀了文定国会遭到百姓的闲言碎语,而是武安邦的存在令印宏没有对文定国下手。不得不提的是,这些年印宏对武安邦有一种很偏执的好奇,也许是出于对神秘的好奇使得印宏想要留着文定国,他相信终有一天作为文定国养子的武安邦一定会现身,到时自己心中的好奇将会得到解答。

“我父若是有任何闪失,我要你整个帝宫陪葬!”武安邦杀机突显,他等这一天也等地太久了,除了武安邦自己没有人知道他这些年到底在忍受着什么痛苦。荒战死了,他没有出现在龙渊,没有出现在江城,更没有出现在祭荒大典。不是武安邦不想,而是他不能!他太弱了,弱到一旦出现就会被扼杀!他要变强,自从荒战死后,武安邦的周游天黎变成了无休止的修行,他要为荒战报仇!他要为荒破天报仇!

“凭你?”印宏嘴角露出一抹讥嘲,可是却看到武安邦不知从何处掏出一杆长枪,印宏的脸瞬间青了一半!

“止戈?荒战的伴身神兵怎么会在你手里!”发现武安邦手里那一杆朴实无华的黑色长枪有一些熟悉的时候印宏终于想起来了,那是荒战的黑枪止戈!可是没道理啊,当日他亲眼所见荒战索菲亚就把用户体验作为核心内容。因为更贴近用户与止戈一同掉入龙渊了,可为何止戈会在武安邦手里?各种猜测在印宏脑海中此起彼伏,如惊雷,如闪电无法平复!

武安邦单手持枪,那一刻天地仿佛都凝固了,世间万物都静止不动。武安邦就那样站着,印宏生出一种很怪异的感觉,此刻的武安邦就是止戈,止戈就是武安邦。这中人枪合一的感觉只有荒战给过他,印宏收起了xiǎo觑将身体调整到最佳状态,大战一触即发!

看着气息不断飙升的武安邦,印宏有些站不住了,再这么下去自己战心就会被止戈所带来的威慑所磨平,到时别説是武安邦了,恐怕面对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三岁孩童也下不了手。

“哼!”印宏冷哼一声,裹带着一股真元先发制人杀向武安邦,最重要的是印宏要赶快摆脱武安邦前去协助梦邪生,逐渐落入下风的梦邪生如果一旦落败今晚就输了一半,印宏不允许这种情况出现。

二人爆发出意料之中的真元碰撞,印宏攻势越来越快,越来越狠辣;而武安邦则从容不迫地化解每一招每一式,不分伯仲的二人却又燃起了下方两个阵营人马的交火。

本来实力相差无几的双方却被一阵金色箭雨打破,一支支金色羽箭如死神一般无情射入四大门派与黑镰杀手的胸膛,场间局势瞬间倾倒。看到节节溃败的四大门派与黑镰杀手,印宏大喝一声压上自己最后的底牌:“弦后将那个箭手找到干掉!”

“还敢分神?”武安邦趁着印宏发布命令之际欺身向前,一杆黑色长枪在印宏下意识偏头时挑落他头dǐng金色王冠,满头长发随风飘散。

“龙征万里!”好不容易站稳脚跟的印宏大吼一声,一道金色如蛇般鬼魅影子从他身体里迸出,张开血盆大口一口将武安邦吞没。

看到武安邦被吞没的印宏来不及缓口气只见金色巨蟒身体开始射出一道道黑色的枪影使金色大蟒不时发出哀怨痛苦的吼声,它已经后悔将武安邦吞进腹中了!武安邦在巨蟒体内捣鼓一番后似乎是玩腻了一举止戈从巨蟒尾部穿出,金色巨蟒带着惊惧的眼神瞬间化为灰烬!

“只是头蛇,何必夸张成龙?”武安邦持枪傲然而立,説不出的惊艳绝伦!



小儿用药
肌肉酸痛
白山治疗白癜风重点医院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