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新闻

代表天苍黄第二百五十三章盐政背后的秘密

2020-09-17 17:04:36| 来源:| 编辑:| 点击:1次

天苍黄 第二百五十三章 盐政背后的秘密

?“朝廷已经数次催促,”顾玮神情还是那样平静,语气却加上了几分嘲讽:“句大人和我,数次摸底,数次催促,可扬州的商人们却推诿再三,这让我不明白,他们真的投入很大,赚不到钱,还是,他们仅仅以此为借口,向朝廷要更多的利益?”

方震为难了,扬州盐政革新为什么迟迟推不下去,原因在那,他很清楚,可能说吗?这要传出去,漕帮在江南恐怕寸步难行。随-梦-.lā可要不说呢?势必得罪顾玮,进而得罪朝廷,漕帮将来依旧难受。

琴声依旧悠悠,顾玮稳稳的喝了口茶,才悠悠的说:“方帮主,现在只有你我俩人,出你口,入我耳,不会有第三个人知道,帮主不用有什么顾虑。”

方震苦笑下,抬头看着顾玮说:“唉,让顾大人见笑了,年龄越老,胆子越小,呵呵。”自嘲的笑了笑,顾玮也笑了笑:“谨慎小心无大错,帮主乃谨慎之人,所以,漕帮声望才越来越响。”

方震摇叹口气:“我漕帮的大本营便在扬州,若得罪了扬州门阀,漕帮在这江南水道将寸步难行,不过,大人办的是朝廷大事,方某不敢虚言隐瞒。”

顾玮含笑点点头,方震思索下,才说道:“根据我的了解,扬州盐田,或者说最好的盐田,其实,并不控制在盐户手中,而是控制在陆虞张等数家门阀手中,还有部分控制在淮南王手中,当然,大人若去查的话,肯定不是这样,为陆虞两家出面的叫何蔚,为张家出面的叫耿璨,他们俩人都是扬州最大的粮商,可实际上,他们也是扬州最大的盐商,说句实话,这大运河上的船,除了少数官船画舫外,其他的多少都带了些私盐,而这俩人是扬州最大的私盐商。”

顾玮眉头微皱,俊朗秀美的脸上瞬间闪过一丝阴云,方震注意到了,他苦笑下说:“明白了吗,这些盐田并不需要投入多少钱。”

“这么说,他们是在要挟朝廷,想要得到更多。”顾玮的语气依旧平和,没有一丝情绪波动。

方震缓缓点头。

俩人都没开口,静静的听着房间外传来的琴声,竹篱和竹门,挡不住这悠扬的声音,屋内,飘荡着茶香。

这瞬间,顾玮想了很多,方震则注意的端详顾玮,以前在帝都也见过,不过那是远远的,现在这个距离,还是首次。东南大学陆荣生博士白衣公子顾玮名满天下,虽然不是江湖中人,可江湖上的汉子提起他,都会大声说好,甚至愿意为他效命。

窗外传来一阵沙沙声,竹林随风摇曳,顾玮看着层层竹影,轻轻叹口气:“这世上,最难满足的便是人心,方帮主,有没有兴趣拍下几块盐田?”

方震想都没想便摇摇头:“盐利虽厚,却不好拉,江南没人敢得罪陆虞两家,扬州也没人敢得罪张家,更何况这里面还淮南王,大人,此事说容易也容易,只要说通了这三家,盐务革新便完成了”

说到这里,方震没再说下去,那意思却很明显。

顾玮没想到,居然被方震毫不含糊的拒绝了,转念一想,也不得不承认,这样的选择最符合方震的性格。

江湖上混,靠的不是霸气外露,而是谨慎小心。

霸气外露,看上去挺爽,挺豪迈,挺英雄,可实际上,光彩夺目的同时,也处在风暴的中心,实力不断消耗,最终轰然倒塌。

数千年的江湖中,出现过不少流星般升起,又流星般消失的江湖雄豪,他们灿烂夺目,即便消失了,依旧留下久远的传说,但他们不是胜利者!

相反,谨慎小心的人,却不容易成为大众的目标,可以躲在风暴的边缘,便能积蓄力量,在风暴中中,进退自如,进而成为最后的胜利者。

盐务革新陷入困境,皇帝在旨意中的用词越来越严厉,语气也越来越不耐,如果再迁延,朝廷会不会就此将俩人召回治罪?这种情况是有可能的!

“我有一法或许可能为大人解困。”方震打破沉默说道。

顾玮抬眼看着他,方震接着说:“大人何不找找淮扬会的孙会首。”

“淮扬会?!!”顾玮迟疑的重复了一遍,神情略微有些为难。

这么多年来

这淮扬会是个私盐组织,在扬州是半公开活动,与漕帮不同的是,淮扬会名声很差,与漕帮比起来,简直就是天差地别。

如果仅仅是走私私盐的话,没那么坏的名声,可淮扬会不禁走私私盐,什么赚钱作什么,扬州地界上的青楼画舫赌场,一半是他们的,另外,他们还占有不少良田,这些良田全是巧取豪夺来的,逼死了不少人。

这样的帮会按理该铲除的,可淮扬会却始终稳如泰山,原因很简单,这扬州官府,上上下下,全都收了他们的银子,连驻防的盐丁郡国兵,全都被他们收买了。

也正因为如此,顾玮在合作名单中,没有淮扬会,甚至一度动念,想将淮扬会彻底铲除,可想到自己到扬州的主要工作并非维持治安,这个时候最好不要另生枝节,这才作罢。

与这样一个声名狼藉的帮派合作,顾玮犹豫了。

方震见状在心里微微摇头,顾玮还是太爱惜名声了,其实,陆虞张这几家千年门阀控制了大量盐田,早已引起扬州的一些小门阀的不满,只是没人敢去冲击这些大门阀的控制,这淮扬会正好可以起到这个作用。若淮扬会真将大门阀的堤坝冲出一道裂缝,后面的势必汹涌而出,大门阀对盐务的控制将迅速崩塌,顾玮在扬州的使命便能完美成功。

“或许,这也是一个法子吧。”顾玮抬头看着方震,勉强笑了下。

实际上,方震想到的,顾玮已经想到了,可方震忽略了朝廷的因素。顾玮很快便想到陆虞张他们的反击手段,肯定是向朝廷弹劾他和句誕,皇帝支持盐政革新,可皇帝能接受这种私盐贩子吗?!!

顾玮拿不准。

潘链在尚书台,可以挡下大多数攻击,可他能挡多久呢?

陆虞张,这三大千年世家,与徐州荆州豫州的门阀世家交往密切,如果,他们向这三州门阀求助,门阀世家在陈国土地清查中积累的怒火,很可能便会被引爆。

“难道就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顾玮喃喃自语,方震叹口气:“当然还有,大人若是下狠心,以缉拿私盐为借口,将何蔚耿璨拿下,同时严查私盐,以此逼他们让步,不过,此策的风险在于,一旦陆虞张决定抵抗倒底,刚才停了产盐,扬州盐的七成产量便没了,各地盐价势必暴涨,朝廷要追究下来,这个,大人可当得起?”

顾玮苦笑下,就算苦笑,也同样明亮,方震忍不住在心里妒忌了下。

顾玮已经放弃了今晚的主要目的,说服漕帮出来当这个破局者,但以方震谨慎老辣,顾玮完全没有把握说服他,干脆便放弃,不过,今晚的收获还是很大,将扬州盐务幕后的东西给揭开了,难怪扬州盐税如此之少。

盐税减少,上下都说是盐田受灾,顾玮也一度以为如此,可现在看来,完全是胡扯,什么盐田受灾,盐田是受灾了,不过,不是天灾,而是人灾。

门阀世家霸占了最好的盐田,朝廷收不到他们税,他们将盐卖给私盐贩子,然后以各种手段,让盐户的盐田荒废下来,如此朝廷盐税自然下降。

又喝了会茶,顾玮才告辞离开,方震恭恭敬敬的将他送上车,等车消失在夜色中,他才转身进了茶楼。

方梅氏俏生生的站在厅堂中,看到方震进来,便笑盈盈的迎上来。

“辛苦你了。”方震温言道谢,方梅氏嫣然一笑:“夫君说的哪里话,此乃妾身本分。”

方震轻轻松口气,每次和这个女人在一起,都感到轻松,他轻轻拉过女人的手,灯光下,手掌修长白皙柔软,隐隐还有几根青筋。

“早就听说白衣公子俊美无双,今日一见,果然不凡。”方梅氏低笑道,任由方震将她的手握在手中,这双手便粗大厚实,雄健有力。

“漂亮是漂亮,就是顾虑太多,扬州的事,恐怕没那么容易解决。”方震轻轻叹道,似乎有些惋惜。

“哦,”方梅氏略有些诧异,她听出丈夫话里隐隐的贬意,抬眼看着他:“这是为何?”

“今日扬州之事,当断然行之,岂能瞻前顾后,顾大人想得还是太多。”方震想了想说:“明日我要南下建康。”

“夫君是要避开?”方梅氏有些纳闷,秀眉微蹙,很是不解。

方震点点头:“这只是其一,另外,漕运要开始后了,我要到江南去看看,各地粮库的入库情况,粮船检修,都要看看。”

方梅氏再度皱眉:“你若不在,这总舵交给谁?还是小杰?”

方震也不由皱眉,松开女人的手,女人嘴里的小杰便是他的儿子方杰,方杰已经二十多了,在江湖中也小有名声,修为也不错,有武师六品,唯一的缺点便是,直爽,少了点心眼。

“还是让他掌控吧,不过,我给你一面令牌,你若觉着不妥,可以持此令牌,否决他的决定。”

女人的眉头皱得更紧了,张嘴要拒绝,可看着方震的神情,话便说不出去,只好轻轻叹口气,轻轻点头。



嘉峪关哪里治疗白癜风好
郑州白癜风医院哪里较好
汉中白癜风治疗医院有哪些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