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保家居

遗失的云图第一百零二章一张方桌话春秋营养

2021-01-16 03:17:48| 来源:| 编辑:| 点击:0次

遗失的云图 第一百零二章 一张方桌话春一些德克士店面装修完毕秋

从削面馆出来的人们,就会在享受到美味面食后通体舒坦、心满意足的同时,将从这里听到的新鲜八卦猛料给迅速地散布向京城的四面八方。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那积着油垢的食肆后窗、满是菜叶的捣衣池、大染坊的染缸边,总有人在“被八卦进行到底”,扯着“闲篇儿”,什么“公主将来会嫁往何处?”、“北方的战事什么时候能停歇啊?”、“啧啧,新状元郎走那平安通衢大道时收到多少姑娘们的青睐啊!”……

叽叽喳喳,叽叽喳喳……

织绣纺纱的姑娘在八卦、拳打脚踢的武馆学徒在八卦、甚至是买卖兴隆的昌盛号老爷,也一样离不开这有人间烟火气的八卦。

曾几何时,风云流转,变旧闻,很多事情是当时起哄八卦,随后,就被大家给淡忘和习以为常啦。但是,有些却永远不会。

此时,少一早早劈完了咕咕安排的柴火,比往日来面馆的时辰要早。进了面馆,他直直走到柱子旁那张尚无人的四方桌前坐下。

“小哥,还是老规矩吧?!较上一交易日涨 0.01 美分。合约今开盘最高最低今收盘今结算涨跌成交量前结算空盘量10月70.72 71.21 70.20 70.07 70.07 -0.30 6870.37 47412月71.00 71.90 70.57 70.72 70.72 0.03 882670.69 月72.11 73.07 71.79 71.99 71.990.01 118771.98 22723 美国农业部将于明天发布7月棉花供需报告一碗削面,一小碟豆腐丝面要煮老一点,多绿菜、老醋,少面、少盐、少辣椒,不要韭菜花、蒜头?”伙计麻二哈麻溜地一口气道出了少一平日里吃面的偏好。麻二哈总能准确地说出顾客的喜好和忌口,虽然少一还是第二次踏入裘记。

……

“十二年前,左将军莫浩然那可是威武甲天下,于边境上宛城一夜屠城啊!”一个花白胡子的老头扪了一口酒,对同桌说道:“叫我说,他身怀绝技,本身绝不在季大将军之下……”

“唉!忠义又有啥用,那右将军重凯不是不服气吗,还发出战书,要挑战莫浩然,结果,谁能想到,王上竟然没有发话阻止,这不等于就是默许这二位将军相互杀戮,以暗收渔翁之利吗?!”

“嘘——,小点声。”一个老头警告着。

“可怜这莫将军战死了,妻子也跳河殉了夫,就剩下四个月大的独苗——孤女。”

“所以说嘛,还是圣上英明,感念莫将军多年赤胆忠心、屡立军功,虽因上宛屠城一案罪难退却,被王上赐死九族,但王上并未赶尽杀绝,灭其九族……”

“据说,莫将军的遗孤被西边来的一个老人给救走了,秦王甲亥曾不顾王上乙辛之命,一路追到打雷关,结果还是中途给掉了踪迹……”

“老刘你不想要命了?在这里胡咧咧。”

“怕个毛线,王子玑羊来年都九岁了,宫里头曾传出王上已半年多没出猎了,我看啊八成这身子骨……”

老刘见身边的四个老头全都不再搭话,就只好没趣地打住,闷头开始吃面。

……

起风了,院里那株山楂树上如火的繁花正随风肆意摇摆着。

咕咕望着粉中透着血丝的花朵,似乎想起点什么,然而,自己十二年前的记忆,似乎就仅存有关于这粉红色山楂花的些微印象。别的,竟然都想不起来了。

那是十二年前一个寻常的晚春午后。

同样的,风在摇曳着左将军府后院里的山楂树,和咕咕今天看到的略有不同的是——这株山楂树开的花,白如鹅毛,不带血丝。

那天,将军莫浩然抱着自己刚四月大的女儿莫珊珊来到后院的山楂树下,他心情大好,遂摘下一朵山楂花插在自己头上扮酷,惹得怀里的婴儿咯咯直笑。

此时,距离左将军府一街之外,重甲铁骑的御林军正整肃一新,一字排开,一匹匹备装足鞍的悍马于寒风细雨中凝然伫立,面色狠厉的将士骑马昂首待命。

没有声音,唯见战马匹鼻孔一张一合,白汽一张一缩……

队伍最后面一匹白马驮着的全服铁甲军人,正是右将军重凯。

因王上就此行动没有反对,右将军就以为这是默许的信号,故而大张旗鼓地领兵于此。

看此杀气重重的铁甲骑兵,连朱雀大街上巡逻的禁军也远远地避开,未敢上前盘问,更别提什么阻拦。

几息之后,重凯眼睛缓缓睁开,他长出了一口气,向身旁的年轻校尉成斩微微点了点头。

成斩的令旗一挥,弓弩手刷刷弯弓、齐齐搭箭……

左将军府后院内,莫浩然正给女儿做着鬼脸,珊珊大大的眼睫毛随着笑声一颤一颤的,而四个月大小的她,眼睛却始终没有离开过左将军头上那朵洁白的山楂花。

院外,成斩厉声喝令道:“发——”

神弩雨罩住了天空,箭之黑雨仿似张开一张大,掀起连番的飙风气浪,飞雁般嗤嗤鸣叫着,疾射而出,直飞扑进左将军府。

“嗤嗤——嗤嗤嗤嗤——”左将军府粗壮的木柱子上被雨点打出了密密麻麻的坑眼。

“噗——”

“噗——”

山楂树旁站着的俩丫鬟应声倒地,血液溅在随风摇曳的洁白的山楂花上,白花瞬间带了血丝……

珊珊看到花儿的这一变化,她笑声停止,转眼看了一眼父亲。

莫浩然,强忍着巨痛,他冲着怀抱中的女儿挤出一个泰然的微笑,莫将军头上插着的纯白山楂花也缓缓绽放出血丝。

在倒地之前,莫浩然拼尽自己最后的一点力气,他把小小的婴儿抛向屋檐下的老管家。老管家莫翁应声接住府上的千金,他强忍悲愤,从檐上看了一眼已被箭推动公司战略发展刺额头的主人左将军,咬着牙对他说:“老爷,我一定不会让小姐受半点闪失。”

“上——”院门被撞开,铁甲声震,弩收刀出。

首先冲进院的成斩看了一眼倒在地上的左将军尸首,他略微一哼,面上却没有流露出一丝表情……

此时,尽管已经很疲劳了,但少一硬是不肯松开自己的神思。刚才那十二年前的一幕“将军灭门案”,就是因少一吃面的时候听了老头们的八卦,神思不由自主地跟着回到了那触目惊心的一刻。

少一此时还清楚地记着刚刚神识探到的那刀锋的入肉断骨声、人们的惨叫哀求声、胜利者无情的庆贺声……

从内心颤抖的一幕幕中收回视线,少一尽力向前放眼望去,他并不因为能量尽耗而想把刚才左将军遇害的场景忘个一干二净,而是不由分说地、也不管自己有多大本事、会遇到多少危险麻烦也要搜索出那个老管家莫翁后来的情形……

少一徐徐屏气,他的神识再次靠着一把气血重新回到十二年前的那晚,神识穿过云中东城那一栋栋高宅大院、穿过胡同巷道,然而,却始终未见到莫翁的身影。

长沙治疗前列腺炎费用多少钱
拉萨治疗白癜风
邢台白癜风医院电话
友情链接: